当前位置:首页 >> 水务动态 >> 专题专栏 >> 大伙房输水入连工程采访活动 >> 网络媒体 >> 正文

引大伙房水入连要过多道“坎”

时间:2012-07-11 来源:大连新闻网 点击:

在盖州,隧洞里冰冷、阴暗,工人们穿着长水靴站在水里坚持工作。

在盖州市郊,工人们正在又黑又臭的淤泥里铺装输水管道。

全长222公里的大伙房水库输水入连工程,就像从鞍山到大连开凿出一条“地下河”。这条“地下河”要穿过山冈、森林、河流、池塘、水电管线等许多地质条件复杂的环境。记者采访输水入连工程时,亲身探访了多个工程攻坚标段:暗无天日的隧洞、臭气熏天的淤泥沼泽、大雨冲毁的河段……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,记者感受到工程中大连供水人移山填海的魄力和决心。

开工以来,隧洞经历了至少两次塌方十多次涌水

盖州隧洞全长14.11公里,作为大连水利工程中的最长隧洞,是大伙房水库输水入连工程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。

在盖州市跃进村的隧洞出口处,记者准备体验一下隧洞工人的工作。进洞前,记者按工程人员要求“全副武装”:头戴安全帽,脚穿长水靴,再配备上手电筒。隧洞高3.48、宽3.2,空间刚好够一辆工程车穿行。记者随车进入隧洞十多米,外面的光线就渐渐被黑暗吞噬,周围的温度也骤降。隧洞不仅冰冷、阴暗,而且由于山体渗水的缘故,隧洞地面上还形成了一条深可漫过半个车轮的“河流”。车行几百米,记者看到了第一拨工人。据市供水公司副总经理李瑞介绍,目前这段隧洞的掘进和支护已经完成,工人们正在用混凝土给洞壁、洞顶做衬砌。

隧洞施工方葛洲坝(600068,股吧)集团第六工程公司负责人李志勇告诉记者,恶劣的环境并不是工程的最难点,地质危岩的不确定性给工程带来诸多麻烦。“地下工程不是那么一目了然,涌水、塌方随时都有可能出现!”李志勇说,隧洞开工以来至少经历了两次塌方、10多次涌水,最严重的一次塌方中,掉下来一块桌面大的石头,给工程造成极大影响。

虽然困难重重,但工程的质量令人惊叹:由于隧洞过长,施工人员除了在隧洞出口和入口进行施工外,又在山体的两侧打5个支洞,深入到主洞中同时掘进,把作业面增加到12个。虽说作业面增加,但隧道贯通仍要保持精确度。而盖州隧洞的轴向偏差仅为36毫米,远低于规范轴线偏差150毫米

暴雨突袭,一个月工作全泡汤

输水管道铺装时不总是一马平川、畅通无阻,如果遇到了公路、铁路、河流时该怎么办?在不破坏其基础的情况下,在其地下完成输水管道“穿越”通过,这是一个技术含量相当高的工作。盖州兴屯村输水管线十二标段负责人曲日奎告诉记者,在诸多“穿越”工程中,河流穿越最为复杂。以穿越大清河河道为例,原本400多米宽的大清河河道被工程人员用沙袋围堰、导流的方式缩减到40多米宽。在原来的河道位置挖沟槽,等管道安装过后会将河道恢复正常。但曲日奎告诉记者,今年他们遇到了一次反常天气让他们之前努力付之东流。424,盖州在非汛期迎来了一场几十年一遇的暴雨。当时曲日奎所负责的跃进河、清河等四个河段围堰、挖沟工作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。“一场大雨把工程的围堰、材料都冲垮了!”面对这样的情景,工程人员没有气馁,等雨停后立即重新排水导流、修围堰,挖沟槽、运材料,又做了半个月的补救工作才在汛期前完成穿越工程。

蚊子成灾,烂臭淤泥中进行管线铺装

管线铺装中,涝洼地段也是让人头疼的一个难题。在位于盖州市西海办事处的输水管线第九标段,10公里长的标段中,涝洼段就有9公里。该标段负责人陈波告诉记者,这里的淤泥说水不是水,说泥不是泥,液态性强,浮力比水都大,如果直接在这样的地段铺管,管道很容易浮起来,极不稳定。解决方法,只有把淤泥全部挖除,换填沙石。据介绍,正常的铺管工程仅需挖7深的沟槽,在这里最深要挖到11才能把淤泥全部清除。

更让人苦恼的是,由于淤泥特别臭,招来成群的蚊子!陈波向记者展示了他身上密密麻麻的红包,这些都是被蚊虫叮咬所致,“在这里工作的每一名工人身上都这样!”据介绍,由于工程难度较大,长10公里的九标段仅完成了2公里,预计到年底才能完成全部管线铺装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